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

末优茶叶 金俊眉 2021-11-13 21:23:46
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
 
  二十多年过去了,“茶马古道”这万万念从学术研究到文化符号,已经得到了人们普遍认可,但是在生名之初,有不少人持有这样的观点——这条古道应该是“西南丝绸之路”或者“南方丝绸之路”。考察队员们从田野考察角度以及对沿路史地的研究出发,认为有“茶马古道”这一名称才能真正代表这条路。“丝绸之路”的生名是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提出来的,是以欧洲为中心提出的生名,而“茶马古道”是我们的学者历经亲身考察,对沿线文化的体验之后提出来的,这一生名,有文本的意义,更有现实的意义。
 
  茶马古道历史久远,如果从张骞出使西域开始就认为有这么一条古道的话,那可以退回到公元前4世纪,而且这个区域很早以前就有不同的族群居住。这些族群之间以及他们和周边进行商贸往来也是一样需要类似的古道,从在这条道路上流动的商品来看,丝绸的意义并不显著,“南方丝绸之路”或者“西南丝绸之路”在这段悠久而深厚的历史语境之下或许只具有文本上的抽象意义。
 
 
 
  澜沧江中下游、哀牢山和无量山这一带是茶的起源地之一,茶也是西南地区重要的地理符号和文化符号。和丝、瓷一样,茶也是我们贡献给世界的生活方式之一。茶叶的输送和茶文化的传播是茶马古道的核心,从茶叶生产地到消费地之间隔着万水千山,唯有远征才能让茶叶在不同的地理圈、文化圈中流动。在古道的沿线,考察队员们见证了茶叶在这条路上的运输,亲历了茶文化在这条古道上的延续。除了茶,还有骡马,在我国的西部,分外是我国的西南部,骡马在很长的时期内都是重要和主要的运输工具。这是由这一地区的地形决定的,大西南山高水深,修路不易,虽然水能资源丰富,但航行条件并不利,所以骡马就成了一种主体的运输工具。
 
 
 
听听纳西族婚礼歌曲《请客》中的唱词就会明白马帮之于沿途居民的重要:
 
  从昆明赶来艳红的锦缎/锦缎虽然没有翅膀/可是它来到客人的面前/从西藏赶来黑色的氆氇/氆氇虽然没有翅膀/可是它来到客人的面前/从万宗赶来白色的绸子/虽然绸子没有翅膀/可是它来到客人的面前/从京都赶来墨绿的绫罗/绫罗虽然没有翅膀/可是它来到客人的面前/从京都赶来小金钱/小金钱虽然没有翅膀/它也来到客人面前
 
 
 
  歌曲中所唱到艳红的锦缎、黑色的氆氇、白色的绸子、墨绿的绫罗以及小金钱都是赶马人赶来的。物资在流动,文化在流动,生活也在流动。马帮的脚步也未曾停歇,马帮不但但是一种运输工具或载体,更是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和一段历史。少数人靠赶马帮发了财,更多的人赶了一辈子于于几辈子仍然一无所有。高山峡谷、风霜雨雪、野兽贩虫、瘟疫病、土匪强盗都是赶马人需要面对的,云南的山歌里常常唱到的“砍柴莫砍葡萄藤,嫁人莫嫁赶马人”就足矣见得赶马人的艰辛,但是为了生活,他们必须上路,必须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