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迈山上的故事普洱茶

末优茶叶 普洱茶 2021-10-08 00:30:17

  对于澜沧惠民乡的景迈山。杜春峄有着像对母亲一样深厚的感情。从她16岁起被招进茶叶培训班学习茶叶种植技术的时候,就注定了她此生与茶之缘。现在景迈与芒景交界的那几百亩茶园很大一部分就是她当年与培训班的学员们一起种下的。当时在培训1班特别苦,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还吃不饱饭,很多学员都跑了,到三个月课程结束时,学员从100多个减到30多个,杜春峄坚持到了比较后。“文革”开始以后,她因为不小心在印有主 席老三篇著作片段的火柴盒上乱画了几笔,就被扣上污损主 席光辉著作的罪名遭受各种批斗和迫害。“文革”期间,别人在闹革 命,她就个人躲在景迈山上种茶树。没有人敢理会她,就连生病了给她刮痧的人也要受牵连。她不敢见人,感觉自己就像躲在山里的白毛女一样。直到1975年平反以后,她终于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但是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差,以至于后来她怀的一个孩子因为自己身体不好难产夭折了。说到这些,她不禁老泪纵横……

 
  平反以后一直在澜沧县茶厂工作。杜春峄在景迈山种了近10年的茶,又因为能够吃苦耐劳,几年后就被提升为主管生产的副厂长。1998年厂里因经营不善,在国企改革的洪流中破产了。那时候厂里但凡有点本事,或者年轻点的都走了。只剩下些快要退休的老职工。大家为了图发展,82个平均年龄50多岁的老工人,把棺材钱都拿出来,一共凑了13.9万,重组了澜沧茶厂,也就是现在的澜沧古茶有限公司,杜春峄被推选为董事长。
 
  刚从一度统购统销的国有茶厂走出,杜春峄对于经营管理窍不通,她不知道茶要怎么卖,卖给什么人。公司建成的一年,那点本钱还被骗子骗去了5万块,公司一度陷入困境,员工的工资也发不出,其中30个股东还提出了退股。杜春峄就凭着她那股子蛮力硬撑着,刻苦钻研经营之道,努力开拓市场,工人们也非常支持她,有时候为了赶订单,还会通宵达旦加班加点。公司终于有了起色,她再也没有欠工人的工资了。“我除了身体是父母给的,其他的一切都是茶给我的,我没读过什么书,但茶让我学会了做人、做事,现在又因为茶学会了经营管理,还因为茶认识了那么多朋友。”每次遇到困境,她喜欢在景迈山上呆几天,与那些古茶树为伴,仿佛自己也能与古茶树样吸取到天地日月的灵气,然后让自己获得穿越障碍的力量。
 
  2007年,普洱茶大跌,杜春峄一下子损失了几千万,北京哪里有卖信阳毛尖的直到2010年她才把所有欠款全部还清。但是她还是很庆幸,当时的损失不是因为在市场上炒作,而是因为囤积原料,几千万砸出去,给的全是景迈山的茶农,想到这些她倒也安心了,她常说自己的手是在给茶农数钱的。
 
  普洱茶热起来以后,那些多年安静生长的古茶树突如其来地遭到了很多掠夺性的采摘,古茶树挫伤不少。杜春峄觉得很心疼,那些茶树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如何能不善待呢?她重复教育茶农,要保护古茶树。甚至组织茶农进行培训教他们怎样采摘才能不伤到茶树。在景迈、芒景她的茶园基地,她向茶叶合作社下了死规定,每棵茶树只能采春秋两季,要留一季让茶树自由生长,如果知道茶农采摘了雨水茶,就拒收他们家的茶叶。她希望能在三五年之内把景迈山上曾经因掠夺性采摘而挫伤的古茶树修补好。现在她还准备对景迈山的台地茶进行绿色化改造。“我想赚很多钱,做很多事,但不是花在我身上,景迈山把我养大,我觉得我应该多为景迈山做些事情。”